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领航中国公路物流互联网化

文章来源: 中国物流技术装备网   发布时间: 2017-09-05 11:37:03   点击次数: 0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地震发生后,全国最大的公路物流信息平台货车帮,第一时间成立地震赈灾专项小组,提供救灾货源置顶、周边运力调配、司机救灾报名入口等救灾支撑。9日凌晨,结合自身大数据优势,货车帮第一时间筛选出全国到九寨沟的救灾物资货源并将其置顶,并迅速调取了8月8日九寨沟县200公里内的司机4706名,以备抗震救灾应急指挥部运力需求。

 

  其实,货车帮在国家交通战备办公室的引导下正在开发“交通战备民用运力(货车)动员潜力实时掌控与指挥调度平台”。该系统利用大数据技术和货车帮平台的货车资源,提出了在非常时期,用互联网信息技术为民用运力国防动员提供解决方案。这只是货车帮大数据应用的一个点,未来这些数据应用将结而成网,服务公路物流的各方面。

 

  做行业的破局者

 

  不难发现,2015年之前,企业的经营活动都是围绕着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和组织内部激活展开的,这些活动可以解决企业所面对的挑战。但是2016年市场发生了全新的变化,所有的行业都在发生质变而不仅是量变,都需要找到行业的新属性。

 

  行业边界、企业组织边界以及生产者与消费者边界的打破,已经不再是一种趋势,而是一种现实。如果想破市场的局,想要获取新能力,就要跨界融合,只有跨界融合,才能打破市场格局。而打造货车帮的罗鹏无疑就是这个破局者。

 

  每个行业都需要具有互联网的特征,都需要具备连接和分享的能力。通过做大货运信息共享,助推中国物流“互联网+”,罗鹏和他的团队成功的在庞大的货运领域撕开了一道口子。

 

  经过数年的准备和谋划,2015年初,不惑之年的罗鹏毅然放弃了安闲的工作岗位和高额薪水,和货车帮的其他合伙人共同扛起“货车帮”大旗,通过打造面向企业货主端的智能物流货运信息平台以及面向中长途货车司机的车辆后服务平台,成功解决了困扰公路物流行业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成为中国公路物流互联网化的领跑者。

 

  早在两年前,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就已达到10.8万亿元,其中,公路物流占到了75%以上的货运量和80%以上的运费。扣除仓储和管理费用,保守估算公路物流运输费用也在4-5万亿元以上。

 

  然而,长期以来,公路物流运营主体极其碎片化,600万台中长途运输车辆中,85%以上为个体司机,货运链条长,信息不对称,获得信息的成本非常高。货主端找车需求随机性非常高,时效性也很短,而货车端空载率高,找货时间长,运营效率低下,每台货车每月的平均行驶里程只有8000-9000公里,是欧美国家的三分之一。就是这样的现状,让罗鹏和他的团队看到了商机。

 

  “你会发现,这个行业里从专线到信息部再到物流园,他们都承担了各自独特的价值。”罗鹏认为,这并不是简单的转手转卖的问题,比如说3PL(在物流渠道中由中间商提供的服务),它要承担资金流,专线要收仓、分仓、搬运,信息部要去帮专线及3PL企业做快速调车。而货车司机总要找个地方停车,于是物流园就成了这个物理载体。因此,只有通过整合司机,公路物流的信息化才可能进行整合与优化。而中国公路物流无效的最核心的原因就是运力缺乏整合。

 

  “物流行业必须降本增效,货车帮成立的初衷便是通过互联网+物流的模式,改变国内货运车辆大量空驶乱跑、趴窝等待、货运信息交易效率低等现状,为货主与车主提供最直接的沟通平台。”罗鹏告诉记者,货车司机是全国范围大跨度的移动,动辄就是1000公里,和出租车或出行领域不同的是,唯有一个全国性网络才可以实现货车司机全国无盲点找货的一站式服务。

 

  罗鹏认为,一个好平台应该是润滑剂,把产业中的资源协同起来。所以,货车帮的定位是服务物流人,做物流人的好帮手。在创业初期就立志“服务全国司机”,十几人的初期团队,酝酿的是针对全国货运的大市场,将服务渗透到全国货运交通中的“大动脉”和“毛细血管”。

 

  在众多货运平台中,货车帮是最早触网的一家。货车帮的团队从新疆到广东,跑遍了中国所有大中城市,在其他竞争对手还在跟风摸索时,货车帮已在中国建立了唯一一个覆盖全国360多个城市的全国性车货匹配平台,远远地跑在了竞争对手前面。

 

  作为货车帮的核心业务的“车货匹配”,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互联,以互联网+物流破解了“企业找车难,司机找货难”的难题。截至今年7月底,货车帮诚信注册会员车辆达450万台,诚信注册货主会员达88万家。每天通过货车帮平台发布货源信息达500万条,日促成货运交易超14万单,日成交运费超过17亿元。货车帮已经成为国内公路物流信息化的领跑者。

 

  互联网+物流“独角兽”企业

 

  2017年3月1日,科技部火炬中心联合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在北京发布了《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及“独角兽”企业榜单。入围榜单的都是各行业的标杆,创业不超过10年,估值超过10亿美金,货车帮作为“互联网+物流”行业领军者强势入围。

 

  2016年12月22日,货车帮宣布完成B1轮股权融资,金额达到1.15亿美金;今年5月2日,货车帮宣布完成1.56亿美金的B2轮股权融资;8月17日,货车帮完成B3轮5600万美金融资,至此,货车帮B轮融资已达3.27亿美金。作为“互联网+物流”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独角兽企业,货车帮是车货匹配领域唯一一家已经变现的平台。

 

  国内物流行业是个庞大且相对复杂的市场,线下的传统货运信息鸿沟巨大。同时,多数货车司机为个体散户,车、货双方长期窘于信息鸿沟而效率低下。

 

  “早在2008年,大家最早的两位创始人戴文建和唐天广就开始在酝酿如何打破这一信息鸿沟,中间经历了几起几落。”罗鹏说,特别是在没有智能手机时代,如何去将货运司机这支庞大的队伍连接起来是当时所面临的一大问题。为此,大家甚至在全国的物流园里开起了川菜馆子,让其成为一个连接货运司机的一个载体、一个渠道和一个界面。

 

  “这在当时是不被很多人所理解的,开川菜馆子这个事情一点儿也不互联网化,但却为货车帮的成立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对于货车帮来说,这一年是一个不断试错的阶段。

 

  “所有的东西都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的。”罗鹏这样感叹道。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中国公路物流GPS运力资源整合平台”才应运而生,三年后,国内第一个同时面向司机和货主的货运交易平台上线。2014年,货车帮已初见雏形,货车帮科技正式成立,开启了国内互联网+物流的整合之路,并迅速形成燎原之势。

 

  2015年,互联网一方面被神话,一方面被妖魔化,许多传统产业会认为互联网会把它的命革掉。因此,货车帮团队每到一个地方常常会受到排斥,人生地不熟,物流园都进不去,甚至发生冲突。初步统计,当时货车帮在外拓展业务的员工被打伤的有上百人。“之后,一方面要去安抚员工,告诉员工做这件事的意义。另一方面又要去和那些不理解自己的人交朋友。”罗鹏回忆到,那段时间,每周都要去一次派出所。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期间,罗鹏结识了很多物流行业的朋友,在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让他们感觉到互联网可以真正意义上帮助他们,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从最开始的有敌意到有交往再成为朋友,这是一个比较享受的过程。当看到能帮助到更多的人之后,就会很有成就感。很多人说因为货车帮,生活方式发生变化,这是过去这几年创业过程中感触最深的。‘货车帮帮货车’,这是大家团队能够坚持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最关键的原因。”罗鹏很是自豪。

 

  今年5月,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召开期间,货车帮携手神华集团举办了大数据+物流“公铁联运”高峰论坛,围绕国内外物流联运产业发展现状与趋势,探讨大数据+公铁联运发展方式,这又是货车帮又一个物流大数据突破口。据综合测算,目前我国多式联运运量占全社会货运量比重每提高1个百分点,可降低社会物流总费用约0.9个百分点,节约成本支出1000亿元左右,而目前我国多式联运仅占全社会货运量的2.9%,远低于美国40%的占比。货车帮平台海量的大数据沉淀及丰富的货源,和神华强大的物流体系,将为我国“多式联运”带来新气象,助力中国综合物流体系的建立。

 

  瞄准汽车后服务市场

 

  较之互联时代之前的企业,今天的企业最大的不同就是具有弹性,组织需要不断地调整自己,不断地寻找与变化共舞的机会,甚至超越变化的能力。

 

  货车帮是中国最早做车货信息匹配的企业之一,通过遍布全国的货源网络,货车司机可以从其平台上找到自己需要的货源信息,解决干线公路运输中,司机异地空跑的难题。

 

  但在罗鹏看来,信息匹配只是积累司机的一个方式,切入产值巨大的汽车后服务市场才是未来。“汽车的后服务市场已经被证明无比巨大,新的商用车1500个亿,二手商用车1200亿,商用车轮胎4000亿,这个行业撑起一个百亿美金甚至千亿美金级的企业都是有可能的。”

 

  而这一切要从服务司机并使其对货车帮形成粘性开始。为了让司机获得更好的服务,货车帮坚持做了很多在外界看来“比较重”的业务:在除了西藏以外的所有省份布472家服务门店、和物流园合作、自建货车后服务综合体的示范园、整合30万家信息部并提供免费的配货信息服务。如今,拥有海量司机用户的货车帮,不断尝试提供新的服务,创造新的盈利模式和发展方向:通过覆盖全国360个城市的服务网点为货车司机发放代缴代扣的ETC卡,目前已累计发放了近100万张,日充值金额超过9000万;对货车司机提供小额贷款、新车团购、二手货车交易、货车金融、货车保险、油品等业务。

 

  罗鹏认为,原来的物流园只是简单的物流地产模式,盖房子收房租。未来的物流园一定会演变成货车后服务的综合体。任何一个综合体,首先要解决人气问题,因为物流园有停车的地方,货车帮有信息,跟货车帮合作的物流园就会最先的拥有这个信息。拥有这个信息以后,物流园跟司机就不仅仅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物流园本身也变成了一个信息提供方。

 

  由于有了信息提供,在货车帮平台上甚至可以帮助货车司机和物流企业去买货运险,去做身份证验证,这是货车帮现在已有的面向物流企业的业务,而这都可以与物流园合作;一个物流园人流量再大,跟上游资源的谈判能力毕竟有限,但货车帮作为一个平台,跟产业资源有着相对较强的谈判能力,这时货车帮就可以把资源整合后导入每一个物流园。打个比方,货车帮就跟携程一样,当我有了客户,我就有了对酒店的议价能力,有了客源,就可以整合酒店,再反哺客户。

 

  “这些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做的事情,却是货车帮看重的竞争力。”罗鹏表示,更重要的是,货车帮得以借此切入货车行业的供应链市场,进一步服务货车司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